湖北快3开奖结

綜合讀報

當前位置:肇慶市端州區人民法院 >> 法院動態 >> 綜合讀報 >> 瀏覽文章
探訪肇慶“亂象環生第一村”如何從亂到治
發布日期:2011年06月23日  閱讀:  來自:法制網——法制日報

探訪肇慶亂象環生第一村如何從亂到治

 

 

● 治安亂、村“兩委”選舉亂、干群關系亂,“肇慶第一村”亂象環生,區、鎮領導自嘲是在“炸藥包上跳舞”
● 村民在乎自己的“利”并無不當,制度不健全、管理決策不透明、村民參與度低、知情度低才是導致出現亂象的主因
● 讓村民知道法律的作用,讓村民學會依法自治是農村穩定、發展的根本辦法

 

本報記者鄧新建本報通訊員林曄晗黃鴻


  “肇慶第一村”、“亂象環生第一村”、“由亂到治第一村”,種種叫法,說的都是廣東省肇慶市端州區下瑤村。
  2005年之前,治安亂、村“兩委”選舉亂、干群關系亂,讓下瑤村成為當地出了名的“亂象環生第一村”。然而,近年來,下瑤村轉變為經濟迅速發展,干群關系、村民關系和諧的“第一村”。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來到下瑤村,了解他們如何實現從“亂象環生第一村”到“由亂到治第一村”的轉變。

亂象環生“第一村”
  下瑤村地處肇慶市核心區域端州區北端,瀕臨著名的“七星巖”景區。這個盛產“端硯”的城區,近年來已是肇慶市經濟發展的排頭兵,加上下瑤村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屬于肇慶市的商業旺地,是名副其實的“肇慶第一村”。
  但在2005年之前,“肇慶第一村”也是出了名的“亂象環生第一村”。
  下瑤村亂在哪兒?首先是治安亂。與大多數的“城中村”一樣,下瑤村的外來人口多,社會治安差,吸毒、打架、毀壞公私財物等違法行為時有發生。端州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王炳新說,中國城市化建設高速發展帶來的各種影響,“城中村”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在下瑤村幾乎都能找到“影子”。
  下瑤村所在的街道辦事處主任黎雄炘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下瑤村的第二“亂”,就是村“兩委”選舉亂。每三年一次的換屆選舉,對鎮街政府來說都是一次嚴峻考驗。支持派、反對派、助選團……這些在下瑤村都可以看到。2002,還曾發生過打爛票箱、破壞選舉的事件。2004年年底,更是升級為暴力刑事犯罪,村支書被免職,7名村民因此被判處有期徒刑。
  據介紹,干群關系亂也是下瑤村的一“亂”所在。村委會與村民,村民與村民之間關系緊張,村干部疲于應付;人心渙散互相猜忌,集體經濟發展緩慢。
  為了治亂,端州區委、區政府使出了渾身解數。但是,下瑤村依然亂象環生。區、鎮領導都自嘲是在“炸藥包上跳舞”,不知道下瑤村這個“炸藥包”什么時候會爆炸。

法院“臨危受命”
  2005,借廣東省委組織的“十百千萬”干部下基層駐農村,深入推進固本強基工程之際,端州區委把“最難啃的骨頭”交給了端州區人民法院,要求派出最得力的法官到下瑤村。王炳新說:“我們把根治下瑤村亂的‘寶’押在了法院身上。” 
  “我給趙承杰法官的任務就兩個字:‘維穩’。下瑤村的經濟發展前景看好,穩定非常重要。”端州區法院院長傅新華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村民在乎自己的“利”并無不當,制度不健全、管理決策不透明、村民參與度低、知情度低才是導致出現亂象的主因。這好比是法院在判決后釋法明理工作沒有做到位,當事人不理解法院判決而到處鬧事信訪。法官駐村,對城中村依法治亂是一個有利條件。
  “院長給我下的命令是長期駐守,為了方便開展工作,我被任命為下瑤村黨支部副書記—— 一個只干活沒有薪酬的職位。”20051,趙承杰作為首位“駐村法官”走進了村民的視野。

“法官駐村”開藥方
  趙承杰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他“上任”后面臨的卻是一場尷尬:由于2004年年底的那場暴力“鬧事”事件,幾乎每天都會有被刑拘村民的家屬來找茬,經常被氣個半死。
  趙承杰給下瑤村開出的第一劑藥方是健全制度:“開支兩萬元以上必須經村民代表大會同意,這是我協助村委會明確的第一條規定。” 
  規定出臺后,村民開始真正認真審視并關注駐村法官的工作。
  2005年年初,一名承租戶由于經營不善等原因,繳納租金不及時,拖欠村集體租金長達半年之久。為了要回租金,村干部召集一批人,準備采取強制手段,撬開店鋪扣押店內貨物。趙承杰及時趕到并予以制止。村民非常不解:“明明拖欠我們的租金不還,沒有扣人已經是給足他面子了。你是不是收了他的好處?” 
  “私自扣押他人貨物,屬于違法。如果店主以此為由告你們,你們可能承受比租金還重的賠償,這樣做得不償失。”趙承杰態度誠懇堅定。給出的司法建議也讓村干部和村民心服口服。隨后,法院對此事進行依法審查,迅速采取了訴訟保全措施,下瑤村的村民也首次嘗到了依法行事的“甜頭”。
  “跟村民生搬硬套講法規他們很難接受,但是當你利用法律法規幫助他們解決實際問題后,這才是依法辦事理念產生并被認可的開始。”趙承杰說,“從這件事情后,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找上門來。村里大大小小的合同我都校核了一遍,對有遺漏和不符合要求的合同都及時進行了修改。”
  村民張耀祖對《法制日報》記者說:“駐村法官來了后,大大小小的事情我們都喜歡問問趙法官。特別是與承租戶簽訂物業租賃合同時,趙法官幫我們補充了很多新的條款,這讓我們沒有了后顧之憂。”
  在處理歷史遺留問題上,駐村法官同樣也大顯身手。
  1997,下瑤村五一、五二村小組與肇慶市某房地產公司合作開發時,由于開發商一房多賣,導致屬于五一、五二村小組的物業成了爛尾樓。11年來,歷任村干部都不愿去碰這個“燙手山芋”。第二任駐村法官彭國方卻“不識趣”地攬上了這個活兒。彭國方和肇慶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法官及村小組干部先后多次找開發商協商,促成雙方最終達成了調解協議。20087,該大樓順利出租,在未來13年里將為兩村小組創收150多萬元。

依法管理帶來理性回歸
  “村民因為文化水平較低、法治意識不強,碰到問題習慣于按慣性思維和鄉規民約來辦。”趙承杰說,“這樣就產生一對矛盾,一方面村民越來越在乎自己的民主權利,但他們在建章立制上又缺乏必要的認識。所以,這里還有一個如何有效引導的過程。”
  《法制日報》記者在采訪中注意到,以制度規范權利是駐村法官幫助下瑤村實現依法管理的“法寶”。
  在駐村法官的建議下,下瑤村修訂了村民自治制度,健全了黨支部議事規則、村民議事制度和民主管理制度等各項黨內規章,健全了村務、政務公開制度,確保了各項工作管理辦事有章法、行為決策有準則。特別是圍繞村財務、物業發包等村民關心的大事,積極引導村民參與公開和民主管理,充分保障村民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
  “有了這些制度保障,下瑤村各項工作的正常運轉就仿佛有了核心。”下瑤村村支書黎昌明說,“以前,村民了解村務信息喜歡托熟人打聽,聽信小道消息。現在,看村務公告成為了大家的首選。”
  “原來選舉時,我們都喜歡選自己同組同族的人,感覺他們信得過,不會虧待自己人。現在我們想明白了,我們要的是一個能夠帶領大家共同致富的領頭人,是一個辦事公道有原則的帶頭人。”村民張耀祖的一番話得到村民的一致認同:“誰真心實意為我們辦實事,我們就選誰。”
  “下瑤村最大的轉變是,村民知道了法律的作用。”王炳新說,“近年來,村民信訪的事情越來越少了,去年沒有一起信訪情況發生。所以,讓村民學會依法自治是農村穩定、發展的根本辦法。”
  “干部相信法律,群眾相信法官,這就是法治的回歸。從‘矛盾多發戶’到‘矛盾基本不出村’,駐村法官功不可沒。”王炳新說,2010,下瑤村村集體經濟收入達到了6600多萬元,村民人均分配9861,村集體年上交稅金507萬元,村集體總資產達到2.9億元,成了名副其實的“肇慶第一村”。
  “下瑤村由亂到治的生動實踐證明:一切不穩定因素都起源于權利的紛爭,權利的分配必須民主、公平,權利的保障必須依法、依規。”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葛洪義說,駐村法官通過幫助修改完善村民自治的規章制度,落實了村民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實現了村務的民主化、公開化管理,由此重新構建了村官與村民的信任關系,村民不再無端猜疑“誰動了我的奶酪”;通過依法為村民們完善相關合同,依法化解矛盾糾紛,切實維護了村民的利益;通過以案說法,培育了村民的法治意識。所有這些都實實在在地展現了法治帶來的好處,讓村民們明白法律不是約束他們的“緊箍咒”,而是他們利益的“保護神”。

開庭公告
湖北快3开奖结